983 抬棺(1 / 2)

秦祥林第一次听到有雷劫之说,心中本该为老鼠不二高兴,但如今的情况,秦祥林唯有祝福不二,希望它能扛过雷劫,焕然新生。

此时,夜色已经完全笼罩了大地。黑暗如同流水从窗外涌进房间,吞噬一切。

“吱吱吱!”老鼠不二又发出了叫声。它是在警示着什么,而并非是出来刷存在感的。

“周师叔,只怕是有什么东西出现了!”秦祥林凝神对着周成刚说。秦祥林是了解老鼠不二的,不二突然发声,必然是有事儿。

周成刚听了,目光立即看向了窗外,整个小镇街道上只有断断续续几盏不算是如何明亮的灯。

黑夜静谧而又诡异。

“秦兄弟,有没有兴趣出去走走?”周成刚问。

秦祥林将目光看向了大树,心中放心不下大树。周成刚立即明白,于是对秦祥林说:“秦兄弟如果放心不下,我这里有一手飞鹤阵法可保大树平安!”说话之间,将一把黄纸撒向空中,口中快速念咒。那些黄纸在空中立即就变成一只只的纸鹤围绕着大树,将大树护在中心。

“这飞鹤阵法可以封住四周的阴阳气场,一旦有危险发现,他们会自动化作伏魔印记。而那伏魔印记以我本人相连,只要我不死或者不受重伤,伏魔印记威力便如同我自身真力!”周成刚解释着。

秦祥林见得飞鹤将大树保护得妥帖,心中也不再担忧,就随着周成刚一起出去。下楼的时候,门口坐着那位超胖的女房东,见得两人似要出去的模样,就一脸不高兴,阴阳怪气的说:“死在外面我可不管!”

秦祥林和周成刚只是听着,却不理会,径直出了门。来到了街道上,周成刚带着特意找了一个隐蔽黑暗的角落,然后问秦祥林:“你怕傀不怕?”秦祥林听了,回答说:“以前怕,现在嘛,我都快成半个傀了,不觉得有什么可怕!”周成刚觉得秦祥林说话幽默,微微笑笑了笑说:“这个小镇气氛诡异得很,我召附近的孤魂野傀来问个究竟!”

周成刚话音落下,口中念咒,手掌在半空之中一划拉,就出现了一道令牌。

秦祥林看着令牌,忍不住问:“莫非是那阴司令牌?”周成刚听了却是摇摇头说:“威严差不多,但却不是阴司令牌!”周成刚回答完秦祥林的问题,见得令牌已经升入半空中,于是快速念咒,口中冷喝一声:“得令速来!”

话音落下,四周立即起了阴风。

阴风冷飕飕宛若冰刀,贴着地面而来。秦祥林就听得耳边呼呼作响,地上尘土飞扬,落叶飘起,却不见高处所挂的布条,纸牌之内翻动。

秦祥林心中正是疑惑,就觉得眼前突然一花,仿佛起了一阵白雾,在凝神看,就见得附近黑压压、密麻麻跪着一排排的人影,一个个虽然是人形,但都古里古怪,几乎是半透明的状况。

看来,这边是金牌行走周成刚从四周招来的孤魂野傀。

“我问你们这四周是有何事发生?将你们知道的一并说来!若敢保留半句,休怪我周某人辣手无情!”周成刚怒声冷喝。

秦祥林在一旁,就觉得周成刚的声音宛若精神裂鸣,带着一定的回应,重重叠叠似乎听不太清楚。但周成刚站在那里,身形好似在瞬间高大了不少,一眼看上去威风凛凛,气势非凡,让人不禁有些折服。

号令一出,片刻之后,四周一哩哇啦一阵乱叫,周成刚侧耳凝神,仔细听着,不住点头。

这一切在秦祥林听来就宛若猪叫狗吠,根本听不清楚。

这么过了十来分钟,就见得周成刚大手一挥,令牌落下。秦祥林就觉得眼前一晃,孤魂野傀立即消失得不见踪影。

秦祥林见得周成刚面色凝重,忍不住问:“周师叔,是什么一个情况?”

周成刚听了,微微叹了一口气,对秦祥林说:“秦兄弟,咱们此行的楼兰城和北寒山只怕不太好走啊!”

秦祥林心中一凛,急忙问:“怎么?”

“听方圆几里的孤魂野傀所说,这些日子楼兰城白寒山上每夜都在吸收太阴之力,然后释放邪煞之气,这些邪煞之气潜入地下,严重损害了天地秩序,因此将数百年不曾露面的一些东西都给引了出来!”周成刚说。

秦祥林安静听完,心中不由得想起了北寒山山腹之中,那一个长得英俊无比,说话做事却又邪魅无比的少年,心中暗自揣测:“莫非这一切都跟他有关?”

秦祥林早知道那个人不是什么好人,只是不知道,那人竟然可以坏到影响天地秩序了。

最新小说: 仙魔变 修仙之废柴 [足坛]心理实验 痛彻心妃,王爷重装上阵 [足球]世界第一傲娇 近身剑仙 [西幻]红衣主教的人生目标 武炼仙尊 碎星物语 婚非得已,男神的闪婚甜爱